• 歡迎來到李常永天津刑事律師網!

    在線咨詢 | 聯系我們

    律師介紹

    李常永律師 李常永律師簡介李常永:四川大學法學碩士,天津行通律師事務所業務主任、經濟犯罪業務二部負責人,前高校教師。中國法學會會員,中國法學會刑事辯護高峰論壇“優秀刑事辯護律師”。天津市律師協會刑事專業委員會委員,天津律協... 詳細>>

    在線咨詢

    聯系我們

    律師姓名:李常永律師

    手機號碼:15202234921

    郵箱地址:68148370@qq.com

    執業證號:11201201210709214

    執業律所:天津行通律師事務所

    聯系地址:天津市南開區長江道金融街中心A座三層(今晚報大廈對面)天津行通律師事務所

    無罪辯護

    經典案例:葉春業走私普通貨物案

    葉春業走私普通貨物案

    審理法院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案  號 2013)粵高法刑二終字第52號

    案  由 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

    裁判日期: 2013年02月26日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3)粵高法刑二終字第52號

    編寫人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張蘇柳 劉曉光

    責任編輯

    審稿人

    裴顯鼎

    問題提示

    對互聯網海外代購行為法律風險的思考

    案件索引

    2012-12-13|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2012)深中法刑二初字第484號|

    2013-02-27|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2013)粵高法刑二終字第52號|

    裁判要旨

    通過互聯網進行海外代購,故意違反海關法規,逃避海關監管,運輸、攜帶、郵寄普通貨物、物品進出國(邊)境,偷逃應繳稅額較大的,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

    關鍵詞

    走私罪 網購 海外代購 主觀明知 量刑

    基本案情

    公訴機關:深圳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葉春業,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

    2010年8月,葉春業與胥某(淘寶網名“阿布卿”,另案處理)合謀后,由胥某從新西蘭組織奶粉貨源并空運至香港,葉春業負責在香港接貨,并雇傭“水客”攜帶或交給他人安排攜帶奶粉入境,再發送給上海收貨人胥某某。奶粉運抵上海后,葉春業按每罐奶粉人民幣15元左右的價格向胥某收取“清關”費用。2010年8月至2011年4月期間,葉春業為胥某走私入境“Karicare(可瑞康)牌”奶粉共計62407罐。經海關核稅部門核定,上述走私入境的奶粉偷逃稅款共計1554921.88元。

    上述事實,有深圳市場監督管理局移交的案件材料,文錦渡海關緝私分局出具的抓獲經過,文錦渡海關緝私分局出具的扣押物品清單,上訴人葉春業統計提供的數量統計表,從葉春業個人電腦打印并經葉春業簽認的“清關費用”清單,上訴人葉春業提供并確認的“阿里旺旺”聊天記錄,支付寶賬戶資料、登錄信息,深圳海關緝私局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深關緝鑒(電子物證)字[2012]055號《檢驗報告》,深圳海關緝私局司法鑒定中心出具的深關緝鑒(電子物證)字[2012]056號《檢驗報告》,中國檢驗認證集團深圳有限公司出具的《檢驗證書》,深圳海關審單處出具的涉嫌走私案件偷逃稅款《計核證明書》〔深關計稅字(11-08)06095號,深關計稅字(12-04)03764號〕,相關證人證言及葉春業的供述等證據證實。

    裁判結果

    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2年12月13日作出(2012)深中法刑二初字第484號刑事判決:葉春業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90萬元;查扣在案的走私貨物依法予以沒收,由扣押機關依法處理。宣判后,葉春業不服,提起上訴。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3年2月27日作出(2013)粵高法刑二終字第52號刑事裁判: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法院認為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葉春業無視國家法律,違反海關法規,逃避海關監管,走私普通貨物入境,偷逃應繳稅額特別巨大,其行為已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葉春業在共同犯罪中協助貨主走私普通貨物入境,起次要作用,可認定為從犯,依法予以減輕處罰。葉春業歸案后能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依法可從輕處罰,故依法作出上述裁判。

    案例評析

    近年來,中國網絡購物市場高速發展。據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CNNIC發布的《2013年中國網絡購物市場研究報告》顯示,2013年中國網絡購物交易金額達1.85萬億元,相比7年前增長了71.7倍。其中海外代購(海淘)市場發展更為迅猛,2012年國內消費者僅通過支付寶實現海外代購消費的規模同比增長117%,遠高于同期國內網購64%的增速,2013年海外代購交易規模或超744億元。[1]不少網店主正是通過互聯網海外代購這種渠道避開應繳稅額。本案葉春業及同案人胥某在“淘寶”開網店,從新西蘭組織奶粉貨源后空運至香港,再通過“水客”帶貨等方式入境,偷逃稅款數額特別巨大,這種行為已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

    一、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的概念和構成要件

    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是指違反海關法規,逃避海關監管,運輸、攜帶、郵寄除武器、彈藥、核材料、假幣、文物、貴重金屬、珍貴動物及其制品、珍稀植物及其制品、淫穢物品、固體廢物、液態廢物、氣態廢物、毒品、制毒物品等國家禁止進出口的貨物、物品以外的其他普通貨物、物品進出國(邊)境,偷逃應繳稅額較大或者一年內曾因走私被兩次行政處罰后又走私的行為;[1]本罪構成要件有四個:一是本罪侵犯的客體是國家對普通貨物、物品進出口監管、稅款征收的制度;二是本罪的客觀方面表現為違反海關法規、逃避海關監管,運輸、攜帶、郵寄普通貨物、物品進出國(邊)境、偷逃應繳關稅稅額較大或者一年內曾因走私被兩次行政處罰后又走私的行為;三是犯罪主體為一般主體,自然人和單位均可構成本罪主體;四是主觀方面由故意構成,過失不構成本罪,即行為人應“明知”自己的行為構成犯罪。

    二、互聯網海外代購走私案件常見的幾個的法律問題

    (一)如何正確認定走私主觀故意中的“明知”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海關總署關于辦理走私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下稱《意見》)第五條對如何認定走私主觀故意中的“明知”作了規定:“行為人明知自己的行為違反國家法律法規,逃避海關監管,偷逃進出境貨物、物品的應繳稅額,或者逃避國家有關進出境的禁止性管理,并且希望或者放任危害結果發生的,應認定為具有走私的主觀故意。”本案中葉春業供述他和新西蘭籍華人胥某事先商定由他負責將奶粉偷運入境,故認定葉春業主觀上的“明知”故意并無異議。實踐中行為人對是否“明知”往往有兩種辯解:一是“辯稱”不知法,不知道需要繳稅;二是“辯稱”商品為“自用”,沒有牟利之目的。針對第一種辯解,可以從行為人的長期行為、涉案商品的性質和數量、逃稅金額等方面作具體分析,只要行為人應當知道具有申報納稅義務而未申報便可推定具有“明知”故意。合法的海外代購行為與走私行為最關鍵的區分就在于進口時是否向海關依法如實申報。針對第二種辯解,因本罪不以牟利目的為構成要件,因此,自用物品超過免稅額度而未申報的,也可能構成走私犯罪。

    (二)如何正確認定逃稅金額與量刑幅度

    修訂前的《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將本罪量刑與逃稅金額直接掛鉤,規定走私貨物、物品偷逃應繳稅額在5萬元以上不滿15萬元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偷逃應繳稅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偷逃應繳稅額15萬以上不滿50萬元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偷逃應繳稅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情節特別嚴重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偷逃應繳稅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偷逃應繳稅額在50萬元以上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偷逃應繳稅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情節特別嚴重的,依照修訂前《刑法》第一百五十一條第四款的規定處罰。

    《刑法修正案(八)》取消了偷逃應繳稅額的具體數額標準,代之以“數額較大”“數額巨大”“數額特別巨大”的原則性表述。為了指導具體案件的審理,最高人民法院頒布《關于審理走私犯罪案件適用法律有關問題的通知》,規定在新的司法解釋出臺前,各地人民法院在審理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犯罪案件時,可參照適用1997年《刑法》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走私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下稱《解釋》)規定的數額標準。本案中葉春業的逃稅金額逾155萬元,應適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的量刑幅度,但葉春業在共同犯罪中系“協助”貨主走私貨物入境的從犯,依法應予減輕處罰,且葉春業歸案后能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依法可從輕處罰。一審判決判處葉春業有期徒刑七年,罰金90萬元,量刑比較適當。

    (三)網絡案件證據的特殊性

    網購案件中,行為人大量運用電子商務技術。網絡交易記錄、聊天記錄、電子郵件、電子表格等電子數據成為定罪量刑的關鍵證據。如何正確審查認定電子數據證據,《意見》第二條規定:“走私犯罪偵查機關對于能夠證明走私犯罪案件真實情況的電子郵件、電子合同、電子賬冊、單位內部的電子信息資料等電子數據,應當作為刑事證據予以收集、保全。偵查人員應當對提取、復制電子數據的過程制作有關文字說明,記明案由、對象、內容,提取、復制的時間、地點,電子數據的規格、類別、文件格式等,并由提取、復制電子數據的制作人、電子數據的持有人和能夠證明提取、復制過程的見證人簽名或者蓋章,附所提取、復制的電子數據一并隨案移送。電子數據的持有人不在案或者拒絕簽字的,偵查人員應當記明情況;有條件的可將提取、復制有關電子數據的過程拍照或者錄像。”本案中,偵查機關分別從葉春業電腦硬盤中提取了其與“阿布卿”在阿里旺旺商談走私奶粉的聊天記錄、支付寶賬戶及“葉生清關2011(6)”“葉生清關12(3)”兩份文件,并制作了光盤,還將上述聊天記錄和文件從葉春業電腦中打印出來交葉春業簽名確認,確保了涉案電子數據的真實性和合法性,可以成為適格的定案依據。

    三、本案的啟示

    本案是網購海淘走私案的“冰山一角”。現實生活中,許多行為人并不一定了解自身行為可能會導致的嚴重法律后果。葉春業供稱胥某付給其每罐奶粉15元左右的“清關”費用,除去運輸費用和雇請“水客”的費用,最終利潤大約為每罐3元左右。葉春業走私奶粉62407罐,總獲利約18萬元,但因此獲刑七年,罰金90萬元,可謂代價巨大。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成立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不以牟利目的為條件,消費者如果通過互聯網海外代購大量物品,超出免稅額應申報關稅而未申報,偷逃應繳稅額達5萬元以上的,也可能以貨主身份成為走私犯罪的共犯。因此,相關部門應加強對相關法律知識的宣傳,使互聯網交易各方認識到逃避關稅行為的違法性及后果的嚴重性,規范互聯網海外代購行為,促進網絡購物健康發展。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三)項 走私貨物、物品偷逃應繳稅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偷逃應繳稅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數據來源

    人民法院案例選 2014年第3輯 總第89輯

    審判人員

    一審法院合議庭成員: 肖艾新 姜君偉 邱彩麗

    二審法院合議庭成員: 何凌云 林恒春 劉曉光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同時,部分文章和信息會因為法律法規及國家政策的變更失去時效性及指導意義,僅供參考。

    手機號碼:15202234921

    聯系地址:天津市南開區長江道金融街中心A座三層(今晚報大廈對面)天津行通律師事務所

    津ICP備19003828號-1 津公網安備 12010102000247 Copyright ? 2018 www.scs-aim.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網律營管

    添加微信×

    掃一掃添加朋友圈
    北京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