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來到李常永天津刑事律師網!

    在線咨詢 | 聯系我們

    律師介紹

    李常永律師 李常永律師簡介李常永:四川大學法學碩士,天津行通律師事務所業務主任、經濟犯罪業務二部負責人,前高校教師。中國法學會會員,中國法學會刑事辯護高峰論壇“優秀刑事辯護律師”。天津市律師協會刑事專業委員會委員,天津律協... 詳細>>

    在線咨詢

    聯系我們

    律師姓名:李常永律師

    手機號碼:15202234921

    郵箱地址:68148370@qq.com

    執業證號:11201201210709214

    執業律所:天津行通律師事務所

    聯系地址:天津市南開區長江道金融街中心A座三層(今晚報大廈對面)天津行通律師事務所

    無罪辯護

    《刑事審判參考》案例:擅自將“進料加工”的保稅貨物在境內銷售牟利行為的定性

    [第268號]上海華源伊龍實業發展公司等走私普通貨物案——擅自將“進料加工”的保稅貨物在境內銷售牟利行為的定性

     

    基本案情

       被告單位上海華源伊龍實業發展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東新區上川路451號。

       被告人濮儀清,男,1957年9月出生,大學文化,原系上海華源伊龍實業發展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于1998年12月29日被逮捕。

       被告人施靖,男,1968年8月出生,大學文化,原系香港三富企業有限公司上海辦事處業務員。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于1998年12月8日被逮捕。

       被告人馮學軍,男,1956年12月出生,高中文化,原系上海華源伊龍實業發展公司內貿部經理,因涉嫌犯走私普通貨物罪,于1998年9月3日被取保候審。

       2000年10月31日,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以被告單位上海華源伊龍實業發展公司、被告人濮儀清、施靖、馮學軍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公訴機關指控:被告單位上海華源伊龍實業發展公司(以下稱伊龍公司)以及被告人濮儀清、施靖、馮學軍違反海關規定,逃避海關監管,未經海關許可并且未補繳應繳稅款,擅自將1000余噸批準進口加工的滌綸短纖在境內非法銷售,偷逃應繳稅額共計338萬余元。其中,經被告人濮儀清同意,被告單位伊龍公司工作人員馮學軍等非法銷售滌綸短纖292.9噸;被告人施靖非法銷售滌綸短纖743.4噸,其中被告人馮學軍參與介紹走私683.2噸。上述被告單位及三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提請法院依照刑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二款,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一)項之規定予以懲處。

       被告單位伊龍公司的訴訟代表人及其辯護人提出:銷售進料加工保稅貨物的行為在司法解釋以前不予處罰,現在以此處罰有悖于刑罰平等原則。

       被告人濮儀清否認指使下屬擅自銷售保稅貨物。其辯護人提出,指控濮儀清犯走私普通貨物罪證據不足;濮儀清無走私的故意,不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走私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無溯及力,不能適用本案。

       被告人施靖否認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認為其是受人之托與伊龍公司簽訂代理協議的,事后該協議未履行;伊龍公司銷售上述原料均是馮學軍聯系的,并未征得香港三富企業有限公司同意,亦未要求香港三富企業有限公司確認;沒有與馮或他人洽談買賣伊龍公司自行進口原料等,其辯護人提出:本案事實不清,香港三富企業有限公司收到的是施以前給伊龍公司的墊付款;施不是本案進口貨物收貨人,亦非補繳稅款主體,不應承擔法律責任。

       被告人馮學軍及其辯護人對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及定性不持異議,但提出從輕處罰要求。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查明:

       1996年底至1997年初,被告人濮儀清擔任伊龍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期間,通過該公司內貿部經理被告人馮學軍介紹,認識了香港三富企業有限公司(以下稱三富公司)上海辦事處的被告人施靖。雙方經洽談,均有進口滌綸短纖加工復出口的合作意向,并決定簽訂《進出口代理協議》,三富公司委托伊龍公司代理滌綸短纖“進料加工復出口”業務。伊龍公司沒有外貿進出口權,其征得上級單位中國華源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稱華源集團公司)同意,以華源集團公司進出口六部的名義對外簽訂進出口協議。而三富公司施靖以已于1997年1月1日被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注銷的民興公司名義,在同年1月6日與伊龍公司簽訂了《進出口代理協議》,并在協議書上加蓋了一枚非民興公司的印鑒。該協議約定,華源集團公司(即伊龍公司)負責代理民興公司(實為三富公司)對外商簽訂進口合同和出口信用證的審證及交單,但不承擔任何責任,而其他均由三富公司負責;伊龍公司按比率收取代理費。至1997年底,伊龍公司與三富公司先后簽訂數份與上述內容相同的《進出口代理協議》,從而形成代理關系。

       嗣后,伊龍公司以華源集團公司的名義向上海浦東海關申領了《進料加工登記手冊》,經海關審查批準,免稅進口滌綸短纖3100余噸。伊龍公司總經理濮儀清及公司職員馮學軍與三富公司施靖未經海關許可,并且未補繳應繳稅額,擅自將其中1000余噸滌綸短纖在境內銷售牟利,具體如下:

       (一)1997年1月,伊龍公司為擺脫庫存量高,來不及加工的困境,經總經理濮儀清同意,由伊龍公司馮學軍與上海廣聯紡織品工業有限公司(以下稱廣聯公司)業務員賈某協商后,伊龍公司以人民幣(以下均為人民幣)每噸1萬余元的價格銷售給廣聯公司免稅進口的滌綸短纖95.5噸,偷逃應繳稅額31.2萬余元。

       (二)同年1月,廣聯公司賈某經馮學軍介紹,與三富公司施靖洽談后,三富公司以每噸1萬余元的價格銷售給廣聯公司免稅進口的滌綸短纖119噸,偷逃應繳稅額38.9萬余元,廣聯公司之后轉售給上海天皓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稱天皓公司)。

       (三)同年1月,經馮學軍與施靖聯系,三富公司以每噸9900元的價格銷售給天皓公司免稅進口的滌綸短纖38.7噸,偷逃應繳稅額12.6萬余元。

       (四)同年4—11月,上海鑫豪物質有限公司(以下稱鑫豪公司)經理李某經馮學軍介紹,以每噸8950元至9800元不等的價格,從三富公司施靖處先后購得免稅進口的滌綸短纖525.7噸,偷逃應繳稅額172.1萬余元。

       (五)同年6月,上海華晶紡織印染有限公司(以下稱華晶公司)王某在與三富公司洽談坯布買賣過程中,得知三富公司有進口滌綸短纖,即要求購買,后經施靖決定以每噸9300元的價格銷售給華晶公司免稅進口的滌綸短纖60.2噸,偷逃應繳稅額19.7萬余元。

       (六)1998年4月間,濮儀清為擺脫伊龍公司庫存量高、來不及加工的困境,要求公司員工將在保稅倉庫的滌綸短纖盡快銷售掉。該公司員工安某、王某通過汪某等人聯系,使用陜西寶雞陽光非織造物有限公司(以下稱寶雞陽光公司)的《進料加工手冊》,將300噸滌綸短纖報關進口。同年6、7月間,濮又安排公司員工周某聯系購貨單位。后周與上海田水物資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稱田水公司)沈某聯系,并經濮同意,以每噸6700元的價格,銷售給田水公司免稅進口的滌綸短纖197.4噸,偷逃應繳稅額64.1萬余元。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被告單位伊龍公司在與三富公司進行外貿進出口代理業務中,違反海關規定逃避監管,未經海關許可并且未補繳應繳稅額,擅自將1000余噸批準進口加工的滌綸短纖,結伙或單獨在境內銷售,偷逃國家應繳稅額,其中,伊龍公司非法銷售292.9噸,偷逃應繳稅額人民幣95.4萬元,伊龍公司的行為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被告人濮儀清系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其行為亦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且均情節嚴重,依法應予處罰,根據被告人濮儀清的犯罪情節和悔罪表現等,可對其適用緩刑。被告人施靖以三富公司等名義,非法銷售743.4噸,偷逃應繳稅額人民幣243.3萬元,其行為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且情節嚴重,依法應予處罰。被告人馮學軍作為伊龍公司的員工,參與公司非法銷售95.5噸,偷逃應繳稅額31.2萬余元,系單位直接責任人員;又以單位名義參與為三富公司施靖介紹走私,非法銷售683.2噸,偷逃應繳稅額223.6萬元,其行為已構成走私普通貨物罪,且情節嚴重,依法應予處罰。鑒于馮學軍為三富公司施靖介紹走私,個人未從中獲利,且到案后有悔罪表現,可對其酌情從輕處罰并適用緩刑。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依法應予支持。根據《進出口代理協議》和證人吳某提供的三富公司賬冊以及被告人濮儀清、馮學軍供述情況,可以認定被告人施靖及三富公司為走私犯罪的共犯;證人吳某提供的三富公司賬冊還證實,三富公司從未替伊龍公司墊付過料款,故被告人施靖及其辯護人提出的辯解及辯護意見缺乏事實依據,不予采納,但鑒于本案具體情況,可對被告人濮儀清、施靖分別從輕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二條第一款、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一)項、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二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六十四條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走私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六條第一款、第二款,第七條、第十條第二款的規定,判決如下:

       1.被告單位上海華源伊龍實業發展公司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三百萬元;

       2.被告人濮儀清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

       3.被告人施靖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

       4.被告人馮學軍犯走私普通貨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

       5.違法所得予以追繳。

       一審宣判后,被告單位伊龍公司和被告人濮儀靖、施靖、馮學軍均未上訴,判決發生法律效力。

       二、主要問題

       1.未經海關許可且未補繳應繳稅額,擅自將進料加工的保稅貨物在境內銷售牟利的行為,能否認定為走私普通貨物罪?

       2.能否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走私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稱《走私解釋》)對本案進行定罪處罰?

       三、裁判理由

       (一)刑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一)項雖未對保稅貨物是否包括進料加工的保稅貨物作出明確規定,但根據擅自在境內銷售進料加工的保稅貨物的行為性質、社會危害及相關司法解釋,偷逃稅款達到法定數額的,亦應以走私普通貨物罪追究相關單位及責任人員的刑事責任

       未經海關許可并且未補繳應繳稅額,擅自將保稅貨物及特定減、免稅貨物、物品在境內銷售牟利的行為,應以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定罪處罰,這在1997年修訂后刑法及此前的《關于懲治走私罪的補充規定》中均予以了明確規定。惟刑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一)項對保稅貨物在立法上作出了具體的列舉式規定,即來料加工、來件裝配、補償貿易的原材料、零件、制成品、設備等保稅貨物。本案的特點在于,行為對象系進料加工的保稅貨物,而非來料加工的保稅貨物,那么能否同樣依據該條規定以走私普通貨物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呢?答案是肯定的,因為,擅自在境內銷售進料加工的保稅貨物與銷售來料加工的保稅貨物兩者在行為性質及社會危害性等方面均無不同,具體理由說明如下:

       首先,根據海關法等規定,擅自在境內銷售進料加工的保稅貨物同樣屬于走私行為。我國《海關法》第八十二條第(二)項(修訂前1987年《海關法》第四十七條)明確規定,未經海關許可并且未繳納應納稅款、交驗有關許可證件,擅自將保稅貨物、特定減免稅貨物以及其他海關監管貨物、物品、進境的境外運輸工具,在境內銷售的行為,屬于走私行為的具體表現之一,并于第一百條(修訂前《海關法》第五十七條)對保稅貨物作出了專門解釋,保稅貨物是指經海關批準未辦理納稅手續進境,在境內儲存、加工、裝配后復運出境的貨物。結合原對外經濟貿易合作部于1995年發布的《關于對加工貿易進口料件試行銀行保證金臺帳制度期間外經貿部門審批管理實施細則》第二條關于加工貿易是指在國內注冊的各類企業的進料加工、來料加工的規定,作為加工貿易的形式之一的進料加工,將其保稅貨物在境內擅自銷售的行為屬于走私行為,應無疑問。

       其次,擅自在境內銷售進料加工保稅貨物具有與銷售來料加工保稅貨物同樣的社會危害性。進料加工是指我國有關經營單位用外匯購買進口部分或全部原料、材料、輔料、元器件、零部件、配套件和包裝物料,加工成品或半成品再銷往國外的貿易方式;來料加工是由國外廠商提供原材料、輔助材料及包裝材料等,委托我方企業加工成品,國外廠商負責銷售,我方按合同收取加工費的貿易方式。可見,進料加工和來料加工是有區別的,不能簡單地將進料加工等同為來料加工,其中,進料的所有權屬于境內單位,而來料則屬于境(國)外單位。同時,作為加工貿易的兩種具體形式,我們應當注意到兩者實質上的共同之處,“兩頭在外”,實行保稅;未經許可并補繳稅額,不得將進料、來料加工的保稅貨物在境內銷售。擅自在境內銷售進料加工的保稅貨物,不僅侵害國家的海關監管制度,給國家關稅造成損失,而且還將因為競爭的不公平,嚴重擾亂我國的市場經濟秩序。這一點,與擅自在境內銷售來料加工保稅貨物的行為是完全相同的。

       第三,對擅自在境內銷售進料加工保稅貨物的行為以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處理,具有司法解釋依據。最高人民法院2000年發布的《走私解釋》第七條關于保稅貨物解釋中,采取了與《海關法》規定完全一致的意見:刑法第一百五十四條規定的“保稅貨物”是指經海關批準,未辦理納稅手續進境,在境內儲存、加工、裝配后應予復運出境的貨物。保稅貨物包括通過加工貿易、補償貿易等方式進口的貨物以及在保稅倉庫、保稅工廠、保稅區或者免稅商店內等儲存、加工、寄售的貨物。最高人民檢察院于同年發布的《關于擅自銷售進料加工保稅貨物的行為法律適用問題的解釋》,則規定得更為明確:經海關批準進口的進料加工的貨物屬于保稅貨物。未經海關許可并且未補繳應繳稅額,擅自將批準進口的進料加工的原材料、零件、制成品、設備等保稅貨物,在境內銷售牟利,偷逃應繳稅額在5萬元以上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一百五十三條的規定,以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追究刑事責任。

       綜上,刑法第一百五十四條第(一)項規定雖未明確保稅貨物是否包括進料加工的保稅貨物,但根據境內擅自銷售進料加工的保稅貨物的行為性質、社會危害及相關司法解釋,偷逃稅款達到法定數額的,仍可以走私普通貨物罪定罪處罰。

       (二)本案行為雖實施于《走私解釋》施行之前,但因本案的審理活動發生于《走私解釋》施行期間,故應適用《走私解釋》對本案進行定罪處罰

       本案行為實施于1997—1998年間,最高人民法院《走私解釋》則自2000年10月8日起施行,這就涉及能否適用《走私解釋》處理本案的問題。對此,我們認為,司法解釋是司法機關對于司法活動中具體應用法律問題所作的具有法律效力的解釋,本質上屆于司法行為,而非立法行為,因而不存在禁止溯及問題。司法解釋的施行時間是針對司法活動而言的,不同于針對犯罪行為的法律施行時間,司法解釋依附于法律,能否適用某司法解釋,根本上取決于所解釋的法律的適用時效,司法解釋本身不具有獨立的施行時效。這一點,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于2001年發布的《關于適用刑事司法解釋時間效力問題的規定》第一條、第二條作出了明確的規定:司法解釋自發布或者規定之日起施行,效力適用于法律的施行期間;對于司法解釋實施前發生的行為,行為時沒有相關司法解釋,司法解釋施行后尚未處理或者正在處理的案件,依照司法解釋的規定辦理。所以,本案被告單位、被告人及其辯護人關于擅自在境內銷售進料加工保稅貨物的行為實施于《走私解釋》施行之前、《走私解釋》因無溯及力不能適用于本案的辯解、辯護意見不能成立。依照《走私解釋》對本案進行定罪處罰是正確的。

       (執筆: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刑一庭  張華  審編:韓維中)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予以更改或刪除相關文章,保證您的權利。同時,部分文章和信息會因為法律法規及國家政策的變更失去時效性及指導意義,僅供參考。

    手機號碼:15202234921

    聯系地址:天津市南開區長江道金融街中心A座三層(今晚報大廈對面)天津行通律師事務所

    津ICP備19003828號-1 津公網安備 12010102000247 Copyright ? 2018 www.scs-aim.com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網律營管

    添加微信×

    掃一掃添加朋友圈
    北京11选5